安康论坛

开启左侧

镇坪 我有一颗“中国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30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关注,安康突发、大事、身边事、互动实时提醒。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微信登陆

x
讲述改革开放故事陕西边关那“鸡鸣三省”的地方

北方人眼中的南方南方人眼中的北方

“一脚踏三省”之陕鄂渝(上篇)
5e78cb5b37538266587213e8df36bfa3.jpg
       中国地图很有意思,就像一只昂首挺立的雄鸡。“雄鸡版图”中鸡头在东北,鸡尾在新疆,台湾和海南则是雄鸡的两只鸡爪,而雄鸡的“心脏”刚好就在陕西南部镇坪县的鸡心岭上。

   鸡心岭:“自然国心”
   
       按照东经约109°34′,北纬约31°43′定位“鸡心”,正好是秦巴山区深处的一个山岭。因其山形酷似鸡心,所以当地人很早就叫它鸡心岭。鸡心岭不仅是“自然国心”,而且是陕鄂渝三省的交会点。
2171ca72e4321f20605de370b9494664.jpg
鸡心岭,陕鄂渝三省交会处。

       “一脚踏三省”“自然国心”。原本一个籍籍无名的山岭,因为有了特殊的地位和身份,突然之间就成了秦巴深山里一处引人留恋和向往的地方。

        8月28日,当记者到达鸡心岭下的牌楼时,尽管已时至傍晚,但国道旁依然停满了旅游的车辆。山上山下,游人如织,场面蔚为壮观。

       鸡心岭海拔虽为1890米,但走近了去看,却一点也不高。从岭底起步,缓行半个多小时就能抵达岭顶。岭顶竖有界碑和标桩,标示着相邻三省(市)的方位:岭南是重庆市的巫溪县,西北为陕西省的镇坪县,岭东为湖北省的竹溪县。除了界碑,岭上还修有游览便道和歇脚凉亭。同行的向导说,这些便道和亭子都是镇坪县修的,但地界却是重庆市竹溪县的。

2f2a148592b42f2309bfd2364a41903c.jpg

鸡心岭上的“迎宾门”。

       因为鸡心岭距离镇坪县城只有30多公里,相比70公里以外的重庆市巫溪县和130公里以外的湖北省竹溪县,有着独有的地理优势。镇坪县很早就着手鸡心岭的开发,不但在山上修了路和亭子,还在岭底属于湖北地盘的国道上,修建了一个牌楼。后来,竹溪县也加入到鸡心岭的开发建设中,把镇坪县原来修建的牌楼改建成了现在的城门式样。巫溪县虽然没有大的动作,但是牌楼周围的民房,住的全是巫溪人。所以外地游客一到鸡心岭,常常犯糊涂,搞不清鸡心岭到底是哪个省的。如果问的是一个巫溪人,巫溪人就会说:“是我们重庆噻!”如果问一个竹溪人,竹溪人回答:“是我们湖北的!”而问镇坪人时,镇坪人会理直气壮地说:“当然是我们陕西的了!”

       其实,他们的回答都没错。因为鸡心岭刚好就在三省(市)的交会点上。特殊的地理位置,衍生出许多有趣的现象。鸡心岭周围群山环抱,乍看无甚特别,但是站在岭顶认真环望,三个地方的自然地貌却迥然有别:重庆境内人口稠密,植被稀疏;陕西境内高山巍峨,林木森森;而湖北境内却是一片茂盛的灌木。

       自然地貌如此分明,但鸡心岭周围的村民却是居无秩序,身份难辨。住在陕西地界上的不一定都是陕西人,住在重庆境内的也未必都是重庆人,同样,住在湖北地盘上的也不一定就是湖北人。

       鸡心岭北边的镇坪县金岭村,就住着一位叫张民安的重庆人,而且一住就是40年。湖北省竹溪县的丰溪镇,同样住着几户陕西人,他们都是做茶叶生意的,住久了,连说话都有了湖北腔。

       最有意思的是住在鸡心岭上的李万青一家人,简直很难界定他们到底是哪里人。因为李万青一家7口人,竟然分别拥有陕鄂渝3个不同省份的户籍。李万青和老伴儿的户籍是重庆市巫溪县,儿子的户籍是陕西省镇坪县,儿媳的户籍却是湖北省竹溪县,而两个孙子的户籍,一个在巫溪县,另一个在镇坪县。面对来访的记者,李万青一家人最怕提起的问题是“你们是哪儿人?”因为他们真没办法回答自己到底是哪里人。久而久之,他们就学会了一个最省事的答案:我们是鸡心岭人!

   三个县的“边远特色”

4a813465c058363f4a5dfc59bdcaceb3.jpg

蓝天白云、山水环绕的镇坪县城。

       地处安康市最南端的镇坪县是一个小县,境内多山,耕地奇少,属于典型的“九山半水半分田”的林业县。由于山大林密,气候温和,所以这里又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冬无严寒,夏无酷暑”的养生胜地。

       由于紧邻盛产“巴盐”的重庆市巫溪县,历史上镇坪一直是一个盐道重镇,盐茶贸易相当发达。而现在的镇坪县,则是一个绿色资源大县,生物、水能和旅游资源相当丰富。镇坪县农业以药材种植和生猪养殖为主,工业以水力发电和中药材加工为主,第三产业主打鸡心岭旅游和乡村旅游。

       现在的镇坪人,祖籍大多都是从湖北、四川、重庆等地迁徙而来的移民。他们的饮食口味和风俗习惯,与近邻的湖北和重庆相似度高,反而与以秦文化为主的陕西关中相去甚远。所以镇坪人自嘲,他们是“北方人眼中的南方,南方人眼中的北方”。

70afbc85978cac44b1a656e615fa5392.jpg

巫溪县的老县城大宁古镇。

       与镇坪县相邻的重庆市巫溪县和湖北省竹溪县,也都是所属省份的“边远山区”,民俗风情不可避免地呈现着边缘化和交融化的特点,有点“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味道。

        陕鄂渝交界的3个县当中,巫溪县人口最多,有52万人,境内多山多水,拥有15条河流。古时候,这里以漕运和产盐最为著名。现在,盐已不是巫溪县的主业,漕运基本也已歇业,取而代之的主导产业已经变成了种植业和旅游业。巫溪县号称“生态马铃薯之乡”。过去,这里的农民种1亩马铃薯,只能产500公斤;现在,通过科技投入,马铃薯的平均亩产达到2000公斤。一位叫谢金轩的农民告诉记者,他家种了150亩马铃薯,一年能挣40多万元。而巫溪县的旅游产业,随着交通等基础设施的改善,呈现出影响日益扩大的态势:位于巫溪县的红池坝国家森林公园已经升级为国家级景区;宁厂古镇、灵巫洞等4个省级景区在周边也小有名气。

ea06e8a49a2c983221b659fc7f75006c.jpg

竹溪县城。

b33a9ac5e5c492673ebe1b56d2e5cc05.jpg

湖北竹溪县的田园风光。

       湖北的竹溪县没有重庆的巫溪县面积大,虽然也是农业县,但自然条件优越,植被好、河流多,山能种茶,水能发电,还有丰富的煤炭资源和传统的生漆产业。竹溪县的绿色加工、医药化工、矿产建材和水力发电很有规模,特别是生漆产业和高山茶产业,已经和当地的乡村旅游深度融合。


   边界不是篱笆,而是纽带
   
       一道边界,一本户口,给人贴上了地域的标签。但是到了特殊的地界,这样的标签很容易被当地居民淡化。不管是镇坪人谈到竹溪,还是竹溪人谈到巫溪,似乎谈的都是相距不远的“邻居”。

      李天阳在陕西省镇坪县城做建材生意。夏季周末的时候,他最喜欢的事,就是开着车,带着老婆和孩子,翻过鸡心岭,来到重庆市巫溪县城的河边喝啤酒、吃烤肉。李天阳让烤肉店的服务员把桌凳放在河水里,一边吃着烤肉,一边把脚放在水里。他说,这样的生活情调,只有重庆人才有。而住在鸡心岭下的巫溪人李宽丁,最喜欢的却是镇坪县,因为他的客户都是镇坪人。李宽丁买了一辆小货车,每天去巫溪县城批发蔬菜,然后沿着国道开到镇坪县境内,专门到镇坪县钟宝镇的几个村子叫卖,一天轻轻松松赚200元。

c89ccf555ec6cfef4c2e0d621383ea12.jpg

镇坪县的高山茶园。

       湖北省竹溪县丰溪镇紧靠鸡心岭,历史上是个盐茶重镇,像个小县城一样。这里的集市很有名,当地人喜欢赶集,镇坪人和巫溪人也来赶集。赶着赶着,很多人就租门面房做起了生意,渐渐也成了丰溪镇人。一个旅游到此的内蒙古姑娘见这地方不错,就挑了一户人家把自己嫁了,然后成立了映山红歌舞团,就在鸡心岭周边的3个县搞演出。演着演着,她也成了当地的名角,拥有一大批“粉丝”。

       民间交往如此热闹,官方交往也没停着。巫溪县徐家镇党委书记李勇,每年至少要去相邻的镇坪县钟宝镇和竹溪县丰溪镇3次,每次都有交流主题。李勇在重庆市率先创办的新时代农民夜校,就是在竹溪县参观他们的中国社区建设时突发的灵感。       镇坪县搞鸡心岭开发,湖北相邻的两个乡镇主动过来对接,把两边的乡村路拓宽成了旅游路,然后又沿着旅游路,打造了一个百里风景长廊。记者去湖北竹溪县采访,竹溪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汤丽一下子给记者安排了9个采访点。汤丽说,我们3个县常来常往,根本不分省内省外。

       汤丽告诉记者,对我们这种偏远的边关县来说,边界不是篱笆,而是纽带。只有走过来,迈过去,才能取长补短,才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才能实现共同的发展目标。


   都有一颗“中国心”
   
       因为鸡心岭特殊的地理位置,所以三省(市)三县的有识之士都看到了未来广阔的旅游前景。


65d2593369e3b787379307abe2f4895c.jpg

重庆市巫溪县城新貌。

       2013年10月,镇坪、巫溪和竹溪三县举行了一个联席会议,共同研究协商鸡心岭的旅游开发。三县领导一致认为,鸡心岭景区是三县共同的窗口和相互交往、感情联结的纽带。它既是中国版图的中心,也是我国华中、西北和西南地区的分界点,知名度高,历史文化悠久,旅游价值大,应该尽快共同开发。为此,三县达成五点共识:积极合作,密切配合;按照AAAA级以上标准,高起点编制景区旅游规划;加快前期准备,做好退耕还林、农户搬迁安置和迎宾门、国心碑的前期建设;抓好景区的环境卫生;建立合作机制,定期协商会商,实现合作互赢目标。

29164a2cc9b27b0b56ebd960ed1e3ae2.jpg

镇坪到竹溪,古盐道上新蜀道。

       联席会议之后,三县在鸡心岭修了一条观光路、建了两座亭子,竖了一通三棱形的国心碑,又在国道上修建了一个大型的迎宾门。面向重庆的门额上刻有“通衢雄关”四个大字,门两侧的对联是:山舞银蛇蜀道天堑变通途,岭驰铁骥秦塞旧貌换新颜。陕鄂一边的大门,匾额是“乾坤浩荡”,楹联为:云横九派岭上尽览秦风楚韵,雾漫三边关前遥指蜀水巴山。距迎宾门不远处,三县还共同立了一块巨幅中国“雄鸡版图”的宣传牌,上面写着:中国自然心——鸡心岭。

       过去,很多人并不知晓陕鄂渝三省(市)交会的地方还是中国“雄鸡版图”的“鸡心”。自从有了这些建筑和标识,鸡心岭的名气渐渐大了起来。很多旅游网站都把鸡心岭列为北去西安、南下三峡和神农架线旅游路上的一个重要景点。

0afe27d3081802de362c28f235e0f327.jpg

镇坪和竹溪的两个宣传部长一路陪同采访。

       尽管眼下鸡心岭的旅游光彩还未完全绽放,但它潜在的远景价值已被三县深刻认识。围绕着鸡心岭的开发,三县都高调打出了旅游牌。重庆市巫溪县依托三峡和鸡心岭,要在境内打造一条全国唯一传承巫咸文化的生态历史文化旅游区和三条精品旅游线路、三条旅游环线。湖北省竹溪县则依托鸡心岭和近邻神农架的优势,积极推进“旅游+”模式,将自然风光、文化资源、风土人情、美食特产等作为旅游元素,打造了“百里果廊”“百里绿廊”“百里景廊”三条风景通道,把全县的各个景点串联到一起,初步实现了“让每一处山水都成为风景,让每一座村庄都成为景区”的目标。

       而陕西的镇坪县更是高举旅游大旗,响亮地提出了把镇坪打造成旅游胜地和养生天堂的口号。在镇坪人看来,只要平(利)镇(坪)高速公路一开通,镇坪与安康、西安乃至外界的距离就会大大缩短,就会吸引更多的外地人到镇坪来,赏镇坪绿的山,饮镇坪甜的水,享镇坪纯净的空气。

陕西日报记者 卢萌见习记者 井晨卉


守护青山绿水是最大的发展

“一脚踏三省”之陕鄂渝(下篇)


8738c1800f2628aad5b9dde2dafe4544.jpg


       谌溶是安康市镇坪县有名的摄影家,走过见过很多地方。但在他的眼中,好像什么地方都没有镇坪好。       谌溶说,别看镇坪县地处偏僻,却是我国“雄鸡版图”的“心脏”;别看它小,却是中国种类最为繁多的中药库;也别看它地少山多,它可是不可多得的绿色氧吧和养生天堂。

小县头上的大光环

      镇坪县城坐落在南江河的两岸。河绕着山转了一个弯,城也就跟着河转了一个弯。河谷狭窄,挤压着城市的扩张。整个镇坪城区,也就两条大街,而且都临着河,宽不起来。这样的视觉,很容易让人有先入为主的误导。在外地人眼中,镇坪县城的确显得小了一些。加之全县只有6万人口,所以很多人都认为,镇坪是个山区小县。

       但就是这样一个小县,改革开放40年来,全县生产总值增长了260倍,财政收入增长了233倍,农民人均纯收入也在近20年里增长了36倍。这两年来,镇坪县蝉联陕西省县域经济考核争先进位奖、安康市综合目标考核优秀奖,先后获得了20多个国家和省级荣誉称号。

       镇坪县的发展速度惊人,亮点层出不穷。镇坪腊肉、镇坪洋芋、镇坪乌鸡、镇坪黄连相继取得国家地理标志产品认证。镇坪富硒腊肉腌制技艺被列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小石茶”相继荣获安康富硒茶大赛绿茶茶王和红茶茶王称号,镇坪生产的新药羟乙基葛根素、全乙酰葛根素获得国家专利产品。

       经过近10年的发展,镇坪县生态旅游呈现出高起点起步、高质量发展的态势。

       镇坪县开发建设了鸡心岭、化龙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三道门、天生桥、古盐道、药王山等6个旅游项目,建设了三道门森林公园和秦巴百里画廊等景区景点。目前,位于镇坪县的化龙山自然保护区被列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飞渡峡景区已被命名为国家AAAA级景区、国家级水利风景区,镇坪盐道遗址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镇坪县还荣获全国首个“中国长寿文化之乡”荣誉称号。

     重庆市巫溪县的宣传干事冉春轩说:“镇坪县和巫溪县是山水相邻的‘老邻居’。从面积大小和人口数量上相比,镇坪的确是个小县,但巫溪人一直没有把镇坪县当成一个小县来看待。特别是近两年来,我们已经多次派人去镇坪县学习取经,把它当成一个很有影响力的改革大县来学习、来追赶。”

中国长寿文化之乡

       镇坪县地处大巴山的北麓,区位优势独特,是国家重点生态功能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水源地,森林覆盖率高达86%。同时,镇坪县也是全国闻名的“生物资源基因库”,黄连、玄参等中药材品质优良,林麝人工驯化、活体取香技术全国领先。这里山清水秀,每一座山都有奇峰异景,每一个山谷都有通幽之趣。

       镇坪县的自然环境非常优越,绿植茂密,空气清新,物产丰富,气候宜人。空气质量居全省第1,饮用水水质优良,这些都为人们的健康长寿提供了坚实的保证。镇坪县长寿老人数量多、分布广。据统计,截至2017年年底,全县90岁以上长寿老人181人,其中百岁老人6人,年龄最长的已经114岁。

       镇坪县长寿老人的多项身体指标远超国际和国内“长寿之乡”标准。

       有关专家解读,镇坪县之所以有长寿文化,有这么多长寿人口,是因为这里有着特殊的自然条件和人文环境。这里的环境好,而且属于富硒地区,土壤和水的含硒量超过安康市的平均值;这里森林覆盖率高,空气中富含负氧离子,优良的环境特别适合生活。

       同时,依山傍水的居住条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习性,使镇坪人民养成了良好的生活习惯,有助于健康与长寿。在镇坪县,许多长寿老人不但生活能自理,而且可以从事简单的劳作。再加上淳朴的民风、孝老敬老的传统,也形成了镇坪人民健康长寿的心理文化。

       镇坪县这种独特的地域长寿文化,引起了国内知名专家学者的高度关注,他们纷纷深入镇坪考察研究,探寻镇坪人长寿的秘诀。2017年11月,经过考察审定,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正式命名镇坪县为全国第一个“中国长寿文化之乡”。

       “中国长寿文化之乡”是个含金量很高的社会品牌,不仅有助于深入挖掘、系统整理镇坪县的长寿文化,形成独具特色的地域民间文化品牌,而且有利于把资源优势变成产业优势。近年来,镇坪县围绕打造长寿之乡和养生天堂,出台了许多措施,一方面扩大了“中国长寿文化之乡”的品牌效应,强化品牌宣传,增强县域魅力,积极推动健康长寿元素产品化、健康长寿产品产业化、健康长寿产业集群化;另一方面持续加快“生态镇坪、美丽镇坪”建设步伐,号召全县干部群众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做好绿水青山的守护者。

        为此,镇坪县强力推进退耕还林工程,把居住在山上的农民全部搬迁到山下,以减少人畜对山林草地的破坏;对境内每条河流都落实了河长制;并以美丽乡村建设为抓手,在广大农村推行“厕所革命”;关停了境内所有的煤矿和环保不达标的企业。这一条条举措,只为一个目标:保住青山,保住绿水,保住洁净的环境,为子孙后代留一个名副其实的养生天堂。

产业花开幸福来

      30岁的凌正燕是个残疾人,出生4个月时被火烧掉了手指。丈夫曾在煤矿打工,不幸患上了尘肺病。一家4口人的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在扶贫干部的帮助下,2016年,凌正燕申请了4万元扶贫贴息贷款,利用房前屋后的山林,饲养了400只土鸡,一年能挣3万元。养鸡闲暇时,凌正燕还去附近的产业园打工,利用网络帮别人发布各种商业信息,每月还能再赚一两千元。通过两年的努力,凌正燕家摆脱了贫穷,过上了幸福日子。

        地处大山深处的镇坪县,属国家级贫困县和秦巴山区集中连片扶贫开发重点县。全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有18455人。截至目前,像凌正燕这样通过产业帮扶,通过诚实劳动彻底脱贫的贫困人口已有1.2万人。到今年年底,全县将实现整体脱贫目标。  

       镇坪县把全县划分为两个扶贫作战区,县委书记和县长各自领衔一个战区,其他县级领导每人分包一个贫困村。在落实好政策帮扶的同时,镇坪县花大力气抓产业扶贫,始终把产业发展作为脱贫攻坚的根本动力,坚持资金跟着穷人走、穷人跟着能人走、能人跟着产业走、产业跟着市场走,推行“一村一企一产业”脱贫模式,组建企业与贫困户的利益共同体,带动贫困户创业增收、稳定脱贫。

88464c989039646c0c8ad59c3ab3d251.jpg

镇坪县钟保镇的白芨产业园。

       目前,镇坪县以猪、药、芋三大主导产业为引领,全力推进高山蔬菜、茶叶、乌鸡、中蜂等10大特色产业,基本形成了“一村一企一产业”的特色产业发展格局。全县153家经营主体与3105户贫困户建立了稳定利益关系,产业扶贫实现了全覆盖。

       钟宝镇民主村有个叫晏平的年轻人,在外包工赚了钱,在村干部的鼓动下,回到村里流转了260亩土地种植白芨。晏平的白芨园区,不但安排了20名贫困劳动力就业,还带动了10户贫困户一起种植白芨,晏平说:“我负责全程的技术培训和产品回收。现在,我种植白芨的效益非常好,一亩地一年能挣5万元。”  

      金岭村也是个贫困村,精壮劳动力都跑到外地去打工了,村里只剩下妇女和老人。怎么扶贫?村干部号召两个大户带着大家养猪、养蜂,9户贫困户跟着大户康成斌养中蜂,全村养了1000多箱蜂,每个月产1000公斤蜂蜜,全都卖到了湖北;其余的贫困户则跟着另一个大户田一山养猪,少的养个10来头,多的能养上百头。如今,金岭村成为远近闻名的养猪村,湖北和重庆的客商天天来村里收购生猪。

       据镇坪县主管扶贫工作的负责人介绍,县上的扶贫产业都是生态项目、绿色项目,要么是养猪养蜂,要么是种菜种茶种中药材,扶贫的效果很好。

县委书记说镇坪

       镇坪县委书记罗万平2013年到镇坪工作,是受到省委表彰的优秀县委书记。他说,不知不觉间,在镇坪已经工作了5年。这5年,是镇坪巨变的5年,是高速发展的5年。

       罗万平介绍,刚到镇坪县的时候,因为华南虎事件和高龄孕妇引产事件的影响,镇坪处于负面舆论的旋涡之中,全县上下士气比较低落,干部自信心受到影响。罗万平深有感触地说,对一个地方而言,最重要的是政治生态。有了好的政治生态,才能有好的社会生态。所以,县上从政治生态整治入手,县委常委联系镇,部门联系村,干部联系户,认真听取群众意见,为群众开展贴心服务,赢得了群众对党和政府的信任。镇坪县通过脚踏实地的科学调研,凭借“自然国心,巴山药乡,养生天堂”的生态优势,确立了“生态立县、产业富民、工业强县、旅游兴县”四大发展战略。发展方向一旦确定,5年不变,每年埋头苦干,把四大发展战略当成4场硬仗去打,一步一个脚印,一年一个台阶,镇坪县在5年里得到了快速稳定发展。

       罗万平告诉记者,镇坪县地处秦巴山地,山水资源丰富,绿林草地和纯净的空气,是我们最大的发展优势。这里环境优美,气候宜人,是一处不可多得的养生胜地。所以,县上在制定发展战略时,反复权衡利弊,坚持生态立县的原则不动摇。

d3fed5e7d65389bc3d44ff555a382c16.jpg

参观竹溪县的有机大米。

       对镇坪这样的生态县来说,最大的发展,其实就是守护!罗万平说,守住一片蓝天,护住一方净土,否则就是本末倒置,就是丢了西瓜抓芝麻。为了保护生态环境,把经济建设的生态成本降到最低,镇坪县在200公里以外的安康设立了“飞地”工业园区,尽量让工业企业远离青山绿水的镇坪。几年来,全县没有引进一家污染企业,新增加的大都是涉农、涉药的资源型生态企业,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实现了双赢式的完美结合。在生态环境持续向好的前提下,工业经济逐步成为壮大县域经济的支柱产业。截至去年年底,全县工业企业总数已达118户,增速名列安康市第1。

       谈到镇坪县的未来,罗万平充满信心地说,走遍全国,像镇坪县这样植被好、山水好、空气好的地方,真的不是很多。如此难得的生态环境,是镇坪发展的资本、骄傲的资本。可以预见,随着不久后高速公路的开通和鸡心岭的开发,镇坪将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知。越来越多的人会从四面八方来镇坪旅游,来镇坪养生,来镇坪县享受“闲上山来看野水,忽于水底见青山”的慢生活。

陕西日报记者 卢萌见习记者 井晨卉


记者点评

守护也是发展


       镇坪县用实践和巨变,证明“生态立县”是一条好路子。这条发展之路既保护了环境,满足了人民群众的生态需求,又高质量地发展了县域经济,达到了强县富民的目标,实现了“鱼”和“熊掌”兼得。

       时下有些地方,片面追求GDP的现象仍很突出,不惜以牺牲生态换取所谓的高速发展,肆意侵占耕地、毁坏植被、污染水源、排放废气等问题屡见不鲜,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镇坪县不一样。他们渴望经济飞速发展,但更珍惜生态环境。在他们眼里,茂密的森林,清澈的河水以及纯净的空气,就是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宝贵财富。所以,镇坪县在改革和发展过程中,没有盲目从众,而是科学地制定了“生态立县,工业强县”的发展战略。

       镇坪县一方面发展生态工业,一方面加大对环境的保护力度。5年来,他们把环境当资源,大力发展绿色产业,生态环境不但没有受到破坏,而且山越来越绿,水越来越净,空气越来越好。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环境保护并没有影响县域经济的飞速发展,全县的工业企业不断增多,增速高居安康市首位。

       镇坪的实践告诉我们,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并不是天然的“死敌”,如果方法得当,保护可以成为最大的发展。

陕西日报记者 卢萌
打赏鼓励一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微信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最新发表
关注我们
联系我们
回到顶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